第 三 卷

夜 读 随 笔 记

 

 

引  言

  年轻时酷爱读书,如今一脚迈进老年的门槛,我阅读的爱好依旧,只不过人在商界,身不由己,看闲书的时间少了,而阅读成为一种工作内容,一种强制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,全然没有了年轻时读书的那种从容和悠闲。当然,这种阅读也不无乐趣,它专注于一个特定的目标:养生保健。
我非专业人士,但我和所有的人一样渴望健康长寿,渴望了解生命之谜。作家张洁说她“愣头愣脑地吃过红茶菌,打过鸡血,甩过手,喝过凉水和262,有一次试得上吐下泻几乎虚脱,好了之后永不言悔地再试。也不见得总是失败。”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。91年下海虽是迫于生计,进入养生保健领域却绝非偶然。因此,和那种日夜算计发财的商人不同,我的生活乐趣之一,就是贪婪地从书籍和报刊杂志中寻求一切养生信息,为企业发展,更是为了个人身体健康。在我看来,一天的喧闹过去,摆脱纷纭世事,净下心来,在万籁俱寂中挑灯夜读,实为人生一大乐事也。

  正是这种披星戴月的阅读,促使我写出了这些读书随笔和读报札记。
我自知这些小稿子多率性而为,口无遮拦,也很不专业,难登大雅之堂。加之本人忙于商事,无暇料理,往往刊载后随便丢弃。但出乎意料,我的无心插柳,竟然引起一些读者的关注,听说有人把它们从报刊上剪下来,收集成册。几年前合作过的一些编辑朋友,如原《老年报》主编王福林先生、已故的章丰老师、原《生活报》主编袁晓光女士等,也多次劝我将这十几年来写的小稿子搜集整理出来,结集出版。这令我感动。
  之所以迟迟未动,一是没有时间;二是由于年代久远,不少稿子已经失散,找不到了。如今,在热心读者和诸位朋友的帮助、推动下,我将所能搜集到的部分稿子整理出来,汇集于此。其中涉及具体商品,有软广告嫌疑者,已悉数摈弃。一些自己不太满意的稿子,也没有收入。
  需要说明的是,第一,作为读书看报的随笔和札记,文中引用了大量书报杂志资料,在此我首先要感谢提供了这些资料的媒体和作者。在一定的意义上说,我只是一个海边拾贝者,文中如果有些许的闪光之处,那都是这些珠贝之功。由于本卷内的小文章皆为随笔、札记之类应时之作,并非学术著作,无法一一索引出处,敬希见谅。
  第二,10年前,在一次会议上偶遇杨步月****,承蒙她以《彭祖何许人也》为题,向我约稿,促成我和《生活报》的9年之缘。岁月悠悠,消磨了许多记忆,但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小领路人,希望能有机会向她致谢。
  我还要感谢原《老年报》主编王福林老师给予我机会,合办“健康茶座”专栏。感谢《哈尔滨日报》、《黑龙江晨报》、《北方时报》、《哈尔滨广播电视周报》、《中老年健身科学》杂志等许多合作过的编辑老师,没有他们的支持和鼓励,我绝不可能在纷繁的商务活动中忙里偷闲,写出这些文字。 但我特别要感谢原《生活报》主编袁晓光女士,她为我们合作的专栏“彭祖话题”,倾注了多年心血,却纯粹是以文会友,我们甚至没吃过一顿饭。这里,我要说:谢了,晓光。

 

 

  

 

   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