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一 卷

浮 生 颐 养 记

 

 

 

引 言

 

  “所遇无故物,焉得不速老”,这是千古的感叹,也是我的感叹。
  我出生于1943年,半个多世纪光阴倏忽而过,昔日那个无知少年哪里去了?昔日寂静的哈尔滨哪里去了?如今,我年逾六十,哈尔滨也变成了新人熙攘的现代大都市,真是沧海桑田!
  人到六十,经常能听到亲友和熟人的死讯,每当听到同龄或比我年少者的死讯,震惊之余,都深切体会到,健康之要在于自我保健。平时注意颐养与否,在步入中老年时便可见高低。一样的人,有的老态龙钟,有的精力十足;有的活得疾病缠绵,有的活得快乐安详。而许多先我而去者,在这方面的遗憾,尤其令人感叹。
  YD,是50年代我的少年宫学友。他淳朴、善良,也有才华。我们有30多年失去联系,人各东西。几年前再次聚首,他淳朴,善良依旧,但已饱经忧患。尤其令我惊异的是他那如乱麻般的灰白头发。他自感身体大不如以前,却从未想到保养。有两点令我替他担忧:一是喝酒没有节制,有一晚在我家喝酒,他喝白酒如同饮水,一杯一杯下去,根本不用劝酒,也许是朋友在一起高兴的缘故,但50多岁的人如此饮酒,实在是伤害身体。二是透支身体:他在单位承办一本专业杂志,事务繁忙,业余时间还要为子女的小印刷厂操劳。我几次劝他注意休息,保养一下身体,他都不太在意。后来由于脖子后面一个肿物疼痛,去医院检查,被告之肺癌骨转移,已属晚期。此时他如梦方醒,扔掉一切,住进医大高干病房,使用了许多贵重药物,最终无力回天,以一肚子抱负,一肚子遗憾,悄然离去。
  YD的死令我无比震动,记得听到YD噩耗的那个夜晚,面对繁星密布的苍穹,我备感生命的脆弱和呵护健康之重要。但令我深思的是,我所知道的许多亲友、熟人依然故我,依然不注重平时爱护身体,或者有人想要颐养,却接受了错误的指导,譬如吃人参、鹿茸或服用维生素丸之类,以为这就是颐养。
  半个世纪来对健康的追求和思索,成为我心路历程的一部分。这一卷《浮生颐养记》,记载了我个人在这方面大半生的经历,我希望这对于快节奏生活的年轻人,对于我的同时代人,都能有一点小小的启示。
需要指出的是,我并非是什么颐养专家,而只是茫茫人海中一个极普通的养生爱好者,我力求真实地讲出自己追求健康的经历,如此而已。任何一种养生之道,前提都是要适合自己身体的实际。例如跑步是一项很好的运动,但它不适合我,我就不应盲从别人,非要去跑步。因此,希望读者对于我的养生之道也要具体分析。只有读懂你自己的身体,找出最适合自己实际的健身方法,才是正确的养生之道。

    下一页